專題
桃子醬       2021-04-01    第584期

讓經典活起來

文物如此,典籍同樣如此——它們不應該靜靜地陳列在展柜內,乏人問津;或者干脆被束之高閣,不見天日。應該讓歷史“活”起來!讓畫里的人物、紙上的文字“活”起來!

0 1

《唐宮夜宴》火了。

這支以隋朝樂舞俑為原型的古典舞,在登上河南春晚后意外“出圈”。展出這組樂舞俑的河南博物院也因此被帶火,節目播出后,年輕游客激增。河南春晚總導演陳雷選中這支舞,出于一個大膽的判斷——讓文物“活”起來,把觀眾帶到特定歷史情境中,讓他們產生共鳴。因為,年輕人未必不喜歡傳統文化,“只是看用何種方式去呈現”。

《唐宮夜宴》的爆紅,被視為傳統文化得以創新性回歸的又一例證。正如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史家珍所說:“中華悠久的歷史,不應該是教科書里的那幾行文字,它們是鮮活的、有情感的,甚至是有溫度的。對傳統文化藝術性地呈現,能拉近當代人與歷史的距離?!?/span>

文物如此,典籍同樣如此——它們不應該靜靜地陳列在展柜內,乏人問津;或者干脆被束之高閣,不見天日。應該讓歷史“活”起來!讓畫里的人物、紙上的文字“活”起來!這正是《國家寶藏》《典籍里的中國》等節目紛紛出現,并得到社會廣泛認同的出發點。

VCG111321996187.jpg

經典,在今天仍然??闯P?/b>

馬克·吐溫曾說:“所謂經典,就是我們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讀過,然而事實上沒有人愿意去讀的作品?!?/span>

事實上,無人去讀的經典,已經失去了生命力。經典的生命,只有在一代又一代讀者的閱讀和解讀中才得以延續。

“1989年冬天到1991年冬天,我在北京西郊賃屋而居。那兩年間,我很少說話,只是在窗下讀古書。讀到感動之處,就特別想找人聊一聊,但沒有人,我就把心得寫成札記。有一天傍晚,我走出家門,門外正紛紛揚揚地飄著大雪。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艾青的詩《雪落在中國的土地上》。站在雪地里,不知為什么,我竟淚流滿面?!?/span>

這段話來自中央黨校副校長李書磊。1989年到1991年,也就是他二十五六歲的時候,他開始重讀古典。多年后接受采訪時,他如此解釋自己這么做的理由:“人過了25歲,滄桑感就有了,漂泊感也有了。年輕的時候,憑青春力量四處闖蕩的那個階段結束了,情感的浪漫主義也結束了。這時候,就特別需要一種情感的寄托、一種情感的皈依。追根溯源,對于國土的情感,對于中華民族的情感,包括對于中國經典和漢語的情感,才是我們真正的精神寄托?!?/span>

像李書磊那個年紀的年輕人,他們沉入古典,可能是為了沉淀,可能是為了找到自己的精神之源,就像李書磊所說,是一種情感的寄托和皈依。作家刀爾登曾表示,雖然每個時代都有各自的“當代問題”,但因為人類經驗的共通,以及人類社會基本結構從古到今沒有根本性變化,使得不同時代的人可能面臨共同的問題。也因此,一些我們稱之為經典的作品,在今天仍然??闯P?,就像為我們寫的一樣——并不是要從中尋找具體的答案,而是我們會發現,我們和前人有著共同的困惑和思考。比如說,《論語》在今天依然適合我們。

在刀爾登看來,使莎士比亞的表達成為永恒的,是他的洞察力;孔子也是如此,使他的言語如此有力的,不是修辭技巧,而是他看到了,而且明白了?!叭绻總€現象都有一個把手的話,他們這樣的人,就像出于本能,一伸手就把它提將起來。而我們凡人,苦惱終日,也找不到那個把手。非凡的智力以如此親切的方式流露出來,配以廣博的胸懷——對人類境遇的廣泛同情——我們怎么能不贊美他們呢?”刀爾登寫道。

李書磊把傳統區分為兩種:古典傳統和現代傳統。一方面,我們通過對中外文化經典的重溫來親近傳統;另一方面,我們也通過新的文化創造來延續傳統、發明傳統,讓傳統在當代人群中復活,成為今天生活的組成部分。而守護傳統,正是一代又一代人的重要使命之一。

ZZP_2727.jpg

“所謂尚友古人,就是平等對話,而不是卑賤地伸出手心來找打”

那到底應該怎么讀經典?一個要訣是:平視,而不是仰視。

學者余世存以《易經》舉例:《易經》本來就是普通人的學問,把它塑造得高深莫測、仿佛和普通人沒有任何關系,恰恰是對它最大的誤解。顧炎武說《易經》:“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咴铝骰稹?,農夫之辭也;‘三星在戶’,婦人之語也;‘月離于畢’,戍卒之作也;‘龍尾伏辰’,兒童之謠也?!比赶?、商、周,也就是說,那個年代的普通人,對于天文歷法都很熟悉,而天文歷法正是《易經》的關鍵立足點。

余世存要把《易經》還給普通人:“《易經》是個大時間的概念,它是中國文化在它的童年時代,偶然發現的一個宇宙模型,一個最初的時間和空間的概念。因此它的所用非常廣泛,小的方面來說,讓人趨利避害;大的層面來說,讓人學會如何看待人生;更高的形而上的層面,讓人學會如何處理人和自然的關系?!?/span>

在余世存看來,我們所生活的時代是一個“小時代”,缺乏的正是對于“大時間”的概念。在這個小時代中,每個人關注的東西有限,比如,從時間節點而言,一個人考慮的可能僅僅是數年、數月的事,甚至今日不知明日事,而很少有人把自己放在更寬廣的時空軸上——以宇宙范圍而論,人的一生不過是短短一瞬,人的存在也不過是須彌芥子。有了這樣的認知,什么是非、得失,就顯得瑣碎而可笑。

刀爾登則舉《論語》為例:他希望有人做這樣的工作——把《論語》中孔子的言論和其弟子、他人的言論分開編輯,分成兩部分。因為,孔子被封為至圣先師,他說的言論又是學生記錄的,口吻往往是訓誡式、先知式的,讀者閱讀的時候,不免會自降身份。刀爾登希望讀者不妨以輕松閑適的態度讀之,“所謂尚友古人,就是平等對話,而不是卑賤地伸出手心來找打”。

至于要不要把《論語》推薦給孩子——刀爾登指的是正當睜開眼睛看世界的年歲的初中生——要看孩子有沒有自由的閱讀時間,如果初中三年閱讀時間只有500小時,那他寧愿推薦文學書以及細節豐富的歷史書。

因為,在孩子們接下來的時間,他們有的是機會學習各種哲學和社會理論,“只有一種知識,接觸得越早越好,那就是對人類社會、人類行為的豐富性的認知,而我想不出有比文學書和特定種類的歷史書更好的教材了”。他的建議是:趁著少年尚未被種種理論束縛,趁著快樂或陰險的高明之士尚未發現你的孩子,讓他讀一本生動有趣的小說、一首奇思異想的詩篇吧。

20世紀初出土于敦煌的《金剛經》,為唐朝咸通年間(868年)印刷,是世界最早的印刷品之一,藏于大英圖書館。.jpg416987444144909854.jpg

下一代吸收傳統文化營養的利器

如何讓傳統文化和經典變得鮮活、讓大眾更易接受,漫畫家蔡志忠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做出了嘗試。

1986年,蔡志忠首開以漫畫形式重新詮釋經典的先河,推出《莊子說》。在《漫話蔡志忠:蔡志忠的半生傳奇》一書中,他講述了創作《莊子說》的緣由:“文言文的時代已離我們很遠了。要我們現在再去念那些‘之乎者也’的文章,可能很多人都提不起興致來;而漫畫則是一種最具親和力、最容易侵略讀者的武器?,F在我把古書用漫畫包裝起來,就很容易引起讀者的好奇,我希望他們好奇,進而翻閱、進而詳讀、進而對原文有興趣,再去自行閱讀古書,更深入領會莊子學說的精髓。如果能這樣,我覺得《莊子說》的任務已完成了?!?/span>

蔡志忠以“入門書”來定位《莊子說》以及此后的一系列詮釋經典的作品——“明白淺顯的‘古文今譯’再加上兒童喜愛的漫畫,正是讓下一代吸收中國古代思想的利器”。這些作品在亞洲風靡一時,1989年推出簡體字版,同樣大受歡迎。時任三聯書店總經理的沈昌文說:“蔡志忠的漫畫,讓大陸13億人重新重視自己的文化?!?/span>

上世紀50年代以來,西方社會人類學界流行用大傳統(great tradition)與小傳統(little tradition)的二分法來探討文化的兩種層面?!按髠鹘y代表精英文化,相當于學院派高級知識分子的‘雅’;小傳統則代表通俗文化,比較富于民間性?!┤缢臅褰洿髠鹘y所強調的忠孝節義觀念,往往必須借助于戲曲小說小傳統的途徑,才能深入民間,達到教化社會大眾的動能;而正史大傳統中的人物事跡,如果沒有小傳統作品(如電影、電視劇、歌仔戲、布袋戲等)的推波助瀾、化繁為簡且擺脫說教的方式,則不識之無的老百姓何能如數家珍朗朗上口?由此足見小傳統文化自有其不可忽視的魔力?!睂W者宋德熹論述道。

蔡志忠希望自己的詮釋經典漫畫系列可以拋磚引玉。經典的動畫化改編和電影、電視改編一樣,是從一種藝術形式向另一種藝術形式轉變,手法有移植、拼貼、節選、濃縮或取意等。其傳播和接受路徑是這樣的:視覺化形式更易于為大眾所接受,一旦這種視覺化形式所宣傳的某種思想和觀念得到人們的認可,人們會更進一步,到書中去尋找解釋以及更深刻的感受——畢竟,文字的震撼力更強。

“經典是在過去與現在、文本與讀者之間的對話和張力關系中動態地存在的,它需要重新被提出問題并從中尋找答案。無論過去還是現在,其經典性都不是永恒的,而是在新的時代審美需要及其期待視野的滿足與拒斥中獲得經典性的?!保▽W者董學文語)





1個人收藏
廣告
无码网站天天爽免费看视频